第02:2019“最美科技工作者”
上一版3   4下一版  
 
标题导航
感谢恩师的“三会”箴言,陈孝平:~~~
2019年08月12日 星期一 出版 上一期  下一期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感谢恩师的“三会”箴言,陈孝平:

“健康中国”,我们一起努力!

  他,曾获得国家科学与技术进步奖二等奖;他,5次打破肝胆胰外科领域手术禁区;他,在世界创立3项中国人原创手术方式;他,带领中国肝胆胰外科学者实现了在国际会议上从旁听到演讲、主持……他就是中国科学院院士、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外科学系主任、肝脏外科中心主任、肝胆胰外科研究所所长陈孝平。

  他的努力,外界一直都赞誉有加:“刀尖上的舞者”、“在肝脏手术禁区谱写生命奇迹”、“大医风范”……近日,中央宣传部、中国科协、科技部、中国科学院、中国工程院、国防科工局向全社会公开发布:“2019最美科技工作者”先进事迹。姬秋梅、杨海燕、陶文铨、陈孝平、黄才发、陈云霁、邢继、梁建英、徐恭义、祁兴磊等10人,都是来自科研生产一线的科技工作者优秀典型。

  谈及获奖感受,陈孝平院士感慨:“这对我是莫大的荣誉,也是巨大的鼓舞!”他呼吁,(解除)病人的疾苦是科技工作者创新的最大动力,“健康中国,我们一起努力!”

  在从业的道路上,恩师裘法祖“会做、会说、会写”的“三会”箴言为陈孝平指明了方向,几十年来,临床工作、科研和教学他一样都没落下。

  打好“三基”:从“赤脚医生”到“院士”

  40余年,陈孝平院士已经做了一万多例肝脏疑难手术。切开、暴露、分离、止血、结扎……缝合,时至今日,手术时陈院士依然执着于每一个规定的细节和流程。

  “所有的东西都是一点一滴汇聚而成,着急没有意义,最老实的方式其实是最快的。这也是恩师裘法祖教授强调的。”他说。

  40年前的1979年,他考上同济医学院研究生,幸遇当时的中国外科医学奠基人、享有“中国外科之父”美誉的裘法祖院士。在此之前,他曾于17岁时受过短暂的培训,当过“赤脚医生”。后入学蚌埠医学院,走进专业队伍。

  陈孝平回忆裘院士在编写教材和培养研究生时,教导学生要打好“三基”,即基本知识、基本技术和基础理论。像人体解剖、人体生理这都属于基本知识的范畴,基本技术除了切开、缝合、结扎、止血之外还有给伤口换药、写病历等等,“什么是基础理论,就是要知其然知其所以然。”

  “超声医生”:我的锻炼是看病查房、动手术

  熟悉他的病人都知道,陈院士手术之外还是个“超声医生”。他对所有主刀的病人,都要亲自看超声的动态影像,而不是只看纸质报告。

  每周他都有固定的读片时间,“一个好的外科医生,应该先看片,再看报告。因为外科医生不仅要对疾病有明确诊断,更要精准了解肿瘤的确切位置,与周围其他器官的关系。提前预判,有目的地去做手术,有警惕性、主动、胆大心细,才能避免不必要的损伤”。

  对每一个术前病人,不仅亲自检查看片,陈院士还要求把各种检查结果带进手术室,随时调看,避免失误。于是,他为病人付出的时间和精力就要比其他人多得多。陈院士说:“我现在的身体情况,自己还能坚持。我的锻炼是看病、查房、看门诊、动手术,时间用在看病上,我高兴。”

  首创肝移植:推动我国肝脏外科领域发展

  没有创新,就没有进步,陈孝平院士感受十分深刻。

  2009年11月3日,同济医院外科手术室,一场不寻常的手术正在进行。一位普通的母亲为割肝救子日行十公里减去了脂肪肝,正在进行亲属间活体肝移植。陈孝平主刀,率30多位医护人员全力以赴。这场肝移植手术历经漫长的14个小时,最终母子平安。

  业内均晓,器官移植是外科手术的“王冠”,肝移植更以手术难度高被称之为“王冠上的明珠”。在国内,亲属间辅助性部分活体肝移植从理念到实践,都由陈孝平教授首创。

  早在20世纪80年代,陈孝平在国际上第一个提出了“亲属间活体肝移植”的理念。提出理念后,陈孝平立即着手建立世界上第一个辅助性部分肝移植模型。1985年4月,陈孝平完成博士论文《狗同种异体原位辅助性部分肝移植》,并在武汉国际器官移植学术会议上宣读。这次会议,也是第一次在我国召开的国际器官移植会议。

  在几代肝脏外科前辈工作基础上,陈孝平在肝癌外科治疗和肝移植方面做出了系统创新性成果:提出新的肝癌分类;首次提出大肝癌可安全切除的理论;开创了三项控制肝切除出血技术和一项肝移植术。这些理论和技术的普及应用,效果显著,有力地推动了我国肝脏外科领域的发展。

  对此,他的感受是——“跟着国外走,永远只能做老二。”陈院士站在肝脏外科历代前辈的肩膀上,勤奋思考,勇于实践,打破了肝脏外科领域的种种“禁区”,每一步都镌刻着他对疾病的思考、对生命的专注。

  “陈氏胰肠吻合”技术——解决世界性难题

  早在1995年,陈孝平就发现治疗“癌症之王”——胰腺癌的手术,需进行胰十二指肠切除术,但胰十二指肠切除手术成功与否,关键在于胰肠吻合的质量。 

  而胰瘘是胰十二指肠切除术中最严重,也是最凶险的并发症,其发生率约为8%~50%,而由此引起的病死率占总病死率的20%。

  为解决此世界性难题,通过十年摸索、探究,陈孝平想到用“打桩”的方式来进行吻合。其关键点在于贯穿胰腺的前后层,从胰腺的实质完全把它缝透、缝穿。

  今年3月底在沈阳市第四人民医院,他给77岁身患胰腺肿瘤的病人进行手术,采用陈氏胰肠吻合技术,病人术后恢复良好,生命体征平稳。“这就像修房子,桩打好了,房子就稳固了。胰肠吻合紧密,就可以大大地降低胰瘘的发生。”陈孝平表示,这项技术的优势非常多:一是缝合时只需要分离大概1.5cm左右的胰腺,造成胰腺损伤的可能性大大降低;二是,此方法只需要缝三五针。

  据悉,该方法为世界首创,解决了肝胆胰恶性肿瘤外科手术治疗中的一系列关键问题,因此命名为“陈氏胰肠吻合”技术。目前这一缝合技术在同济医院已经开展1048例,已在北京、上海、长沙、广州等全国20多个省市80余家医院推广2000余例。

  “三不计较”:对科学理想的崇高追求

  “经验丰富的成熟医生,应该想方设法把你的经验技术教给下一代,与人分享,造福病人。”从2000年开始,陈孝平投入大量精力放在教学上,主编了全国高等医药院校教材7年制《外科学》、8年制及7年制临床医学等专业用规划教材《外科学》第1~3版、五年制《外科学》第8~9版以及配套教材、专著及参考书20余部。“编写教科书意味着一点都不能错,否则真就是误人子弟。”他说。一位参与编写的教授的书稿曾被他来来回回退了7次。2002年,陈孝平编写完第一本七年制教材后,从颈椎、腰椎到膝关节,足足疼了一年半。

  对于年轻医生,陈孝平总会念叨“三不计较”:不能计较时间,医生的时间是属于医院和病人的;不能计较金钱,学医之人贪图金钱就会出大事;不能计较一时的得失。这三个“不计较”,包含了陈孝平对医学事业的无尽热爱和对科学理想的崇高追求,正是他职业生涯的最佳写照。

  资源共享:心系老少边穷地区

  陈孝平志愿者团队、湖北陈孝平科技发展基金会……近些年来,在繁忙的同济工作之外,陈院士还致力于促进革命老区和偏远地区的医学科技发展,提升当地医疗技术和服务水平,更好的为当地人民群众提供全方位全周期健康服务。

  他多次带领志愿者团队前往贵州、甘肃、大别山区、恩施等革命老区、偏远地区开展大型公益义诊活动,为当地居民免费诊治,为危重病人带去“院士级”的医疗服务。据悉,湖北陈孝平科技发展基金会为救助各地贫困病人共计支出120万元人民币。

  2018年,他倡导成立中国肝胆胰专科联盟,旨在通过整合实现资源共享,解决边远地区群众看病的问题,提高基层医生的业务水平。陈院士及团队骨干会定期到偏远地区、革命老区、基层医院指导临床工作,推广创新性外科理念、临床思维和手术术式,指导创新性高难度的肝胆胰外科手术的开展和疑难病例的处理等,开展临床复杂肝胆胰疑难癌症病例查房,提升当地肝胆外科及相关学科临床综合水平在省内外的学术地位。

  本报记者 郑莉莉 陈映琦 通讯员 严浩 常宇 李露

上一篇    下一篇
   第01版:一版要闻
   第02版:2019“最美科技工作者”
   第03版:“2019最美科技工作者”
   第04版:“2019最美科技工作者”
   第05版:健康生活
   第06版:江城科普
   第07版:创富·田园
   第08版:科普旅游
“健康中国”,我们一起努力!
武汉科技报2019“最美科技工作者”02“健康中国”,我们一起努力! 2019-08-12 2 2019年08月12日 星期一